关城赏雪 - 散文星空 - 大关新闻网
 邮箱:dgxxwzx@163.com
当前位置:首页>关河文苑 > 散文星空 > 内容

关城赏雪

时间:2014-03-24 13:48:39 来源: 作者:

罗昌华

雪,在春节过后悄然落在马年里,扬扬洒洒,姿态万千,霎时间大关县城就裹上了银装。虽然这场春雪来得有些迟了,也让人觉得春节都少了年味,但还是给了人们说不出的喜悦。毕竟雪起着平衡生态的作用,据说冬雪可以灭蚊虫、祛病害,而这对于山区的农业生产来说尤为重要了。难怪农谚说“瑞雪兆丰年”呢。

雪后的天空高朗,也不见了阴霾。空气清晰,连我的呼吸都顺畅了许多。遇上双休日,正好可以到户外走走,欣赏这迟来的雪。背起相机从辕门街出发,只见街道路旁的雪已经开始融化,湿漉漉的,随处可听到那屋面上化雪的“滴答、滴答”声。关城外环那水泥路面犹如雨水冲洗过一般,干净、敞亮,走在路上多了几分轻松。阳光映着白雪,有些迷人眼帘,人的心情随雪融化而舒畅。虽然雪后初晴,不过气温还是有些低,微微寒风里,伸出来的手感觉到有点僵冷。我一边走一边观赏这满眼春雪,搓起双手,不时地哈气,脚踏残雪发出嘎嘎的声响,向老城方向攀爬。路的两旁,还被雪覆盖着,成片成片的银白色,让我目睹了雪的模样,它晶莹剔透,懒洋洋地躺在大地上;偶有小草从雪中露出头来,在微风里摆动,期待着自由,犹是生命的赞歌。来到翠屏山腰,抬头一看,山坡的丛丛棕树,被白皑皑的雪压在枝上等待消融,衬托出雪的娇美,令人十分怜爱。路旁高高的杉树枝上,还有那些小树的枝叶上,也都还残留着未化尽的雪,它们挺立在寒风中,如站岗的哨兵一般坚强,不仅带给我欣喜,也长了我的精神。靠路旁一块石坎上,不知是谁堆了个小雪人,睁大眼睛,望着关城,高高的鼻子,微笑的嘴,胖胖的身体,憨态可掬,十分可爱。雪人身上还插了两根树枝,可能是手吧,向上挥着,给人一种灵动的印象,令我想起了小时候在雪地里和小伙伴们堆雪人、打雪仗的情景,那样的场面可惜如今再也看不到了。而更令人好奇的是,那围墙上砖缝间隙的雪,像一道道白眉,使其多了几分威严;从壁缝中长出的那些野草,载着未融化的雪,又恰似一幅幅壁画,给了我无穷的遐想。真是鬼斧神工啊!大自然之美,为关城增添了多少魅力,让我怎么也看不够。

从县城到老城大约一公里多,我顺着山坡不紧不慢地朝老城走去,在观赏关城雪景的同时,也随手拍下雪与关城的各种缠绵姿态,让我欣赏到了雪后关城的美丽。当我走到半山腰的时候,关城的容貌更加清晰。县城周边的房瓦及残墙上都还可看到雪的踪迹。游玩的人们纷纷在墙边的几棵树前用相机或手机拍照留影,几棵山茶花在风雪中傲然开放,更见精神。看到游人在此赏雪观花,还有几位摄影爱好者在树下串来走去寻找拍摄的角度,路边一位好心的大嫂说:“你们要是还早点来就好了,早晨这里地上的雪还没有化,好白的一片,那才真的是好看呢!”

听了大嫂的话,未免有点遗憾。但在这关城的山坡上,我还是有选择地拍下了自己难得一看的关城雪景。

此时此刻,伫立这座关城山间,展望这瑞雪覆盖的日子,使人精神振奋,我早已忘记了寒冷。在金戈铁马的年代,一座县城就是一部史书,就有流传千古的故事。如今,勤劳朴实的大关人民传承着地方文化,励精图治,正在书写着新的历史篇章。沿山路赏雪,让我对马年的春天也有了更多期待。

    相关内容: